博物君子第11期 | 專訪中山大學園林及生態經濟規劃設計研究所所長 鐘曉青博士

本文來源:博士科技 創建時間:2019-04-23 16:16:49

人物簡介

      鐘曉青,中山大學園林及生態經濟規劃設計研究所所長、廣州建設科技委園林專委會副主任,中國首位生態經濟學博士、廣州市第十屆政協委員。兼任廣州建工設計院副院長、香港景觀規劃設計院副院長。


微信圖片_201904151531417_副本


獨行君子

步入中大校園,古樸雅致的建筑映入眼簾,西南方的測試大樓中,鐘博士在辦公室里泡上一壺清茶,接受了我們的采訪?;飯酥硬┦康陌旃?,書架上、桌子上甚至地上都放滿了書籍。小編覺得,用“書山有路”來形容這間辦公室也不為過吧。

 

鐘博士出生于湖南湘西,是個地地道道的土家族人,因此他也有著土家族人果敢執著的品質,這份品質也是鐘博士對自己認定的事物堅持到底的源動力?;匾淦?5年前開始“生態經濟學”博士研究生學位方向選題的情景,鐘博士仍舊難掩激動:“那時候我被視為另類,受到生態學和經濟學權威的質疑。但我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最終,在導師的堅持和鼓勵之下,在學術界“敢于吃螃蟹”的鐘博士憑著一股子狠勁,順利拿下學位,并成為中國首位生態經濟學博士,開始了在這個領域的一系列研究。

也是憑借著這份果敢執著,鐘博士深入鉆研文理工三科,在(生態)經濟學、生態學、園林設計三大領域都頗有建樹。橫跨三科做學問雖然能夠博采眾長,但過程卻異常困難,其中就有旁人的不理解、不支持,但鐘博士從未想過改變研究方向,只是笑著自侃道:

 

“我們這個專業現在就像田埂邊緣的稻苗,兼具了邊緣優勢和邊緣劣勢?!?/font>


微信圖片_20190415153141


觀點超前,立場堅定

      在學術上,鐘博士是一個觀點超前、立場堅定的人。

      1994年,北京路步行街與上下九步行街尚未封閉車行道,人車搶道導致該路段經常嚴重擁堵。有關部門召集專家商討解決方案,有人說拓寬道路,有人說加強交通管制……鐘博士則提出“封路”的觀點,要求禁止車輛通行。鐘博士的觀點一提出,便受到大量質疑,大多數人認為解決擁堵應該跟“大禹治水”一樣——宜疏不宜堵。鐘博士據理力爭,從科學和人文的角度論證自己的觀點。最終鐘博士的提議得到采納,上下九步行街也成為了我國現代最早的步行街。

      1998年,廣州南部的一片森林果園因帶來的經濟效益過低而被迫荒廢,當地居民提出將農用土地改為商用,增加當地收入。地方政府召集大量專家學者研討解決方案,鐘博士作為生態經濟學領域的專家參與了研討,并提出“生態效益經濟化”的觀點,建議政府將果園建設成生態公園,在為當地果農帶來收益的同時將其對環境的影響降到最低。而這座生態公園正是今天被譽為“廣州南肺”的瀛洲生態公園。

      在鐘博士的學術生涯中,類似的經歷還有很多,而他一直堅守自己的觀點,面對質疑不卑不亢,或許這份堅守要幾年才能看到結果,但只要知道自己的努力能讓社會發展得更好,這份堅持就不是徒勞。


微信圖片_20190415153501_副本


寂靜的春天

      “生態經濟經過中國千年的孕育,卻誕生在美國《寂靜的春天》里。然而美國人并不養育它,華夏文明的沃土卻使之發展壯大?!?/font>談到對生態經濟學起源和發展的解讀,鐘博士說了這樣一句話。

      1962年美國海洋生物學家蕾切爾·卡遜出版了《寂靜的春天》一書,引發了大人們對生態和經濟之間關系的思考,而在此后數十年里,除了寥寥幾篇文章以外,生態經濟學在美國沒有激起更大的水花。

       1980年8月,已故著名經濟學家、原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許滌新先生在青海省西寧市召開的全國畜牧業經濟理論討論會上提出:“要研究生態經濟問題,逐步建立我國的生態經濟學?!閉庖惶轂蝗銜侵泄醚Х⒍說娜兆?。隨后生態經濟學在眾多專家學者的努力、國家政策的支持之下,在我國得到了迅速的發展。

       鐘博士將科學分為了“物態科學”和“生態科學”兩大類,與之對應的便是“物態文明”和“生態文明”。鐘教授告訴我們,所謂“物態文明”,就是現代的物理化學科學文明,是以物質利益至上的物質化世界的近現代文明,而“生態文明”則更注重人與自然的和諧。

      大多數環境污染無法通過治理恢復到污染前的狀態,而“人與自然”關系的破裂往往是不可逆的。此外,環境污染治理的腳步想要跟上物態科學的腳步也十分困難,對于這個現狀,鐘博士認為:“生態科學必須要給物態科學戴上生態文明的緊箍咒?!?/font>要在起點構建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關系。


微信圖片_201904151531412_副本


談談教育

      今年兩會教育部長再次提出小學生減負問題,從2009年教育部發文提出“小學生在校時間不得超過6小時”至今,我國連續十年將“減負”作為主要教育思路。

      作為眾多在教育這條路“走到黑”的博士教授的一員,鐘博士對于“減負”提案持反對的觀點:“中國走出了最艱難的時刻,想要嘗試實行‘快樂教育’,但是‘快樂教育’在國外行得通就能在中國行得通嗎?其實不然,說到底我們的國情并不適合這種方式,這可以參考日本寬松世代時期。

      我母親過去說的一句話對我影響很深,她說,怕辛苦的人辛苦一輩子,不怕辛苦的人辛苦半輩子。我們的教育不應該是讓孩子從小就不吃苦,而應該讓孩子們學會以苦為樂,學習不應該被當成吃苦?!?/font>


微信圖片_20190415153141_副本


與博促會的那些事

      鐘博士是博促會的創始會員之一,18年來,他見證著博促會從博士們的聯誼組織轉型為博士們成果轉化、資源對接的平臺的整個過程,對博促會感情十分深厚。早在博促會初創時期,鐘博士就曾寫過一首博士之歌,表達了博士一直追求的崇高理想。

      讓我們以這首歌的歌詞,結束這次的專訪稿:

 二十年博學,飽讀世事滄桑;

八十年審問,辨識學科光芒;

博士,那是終身擁有的榮譽;

博士,那是報效國家的理想;

??!黑色的頂戴,黃色的流蘇,

我們一生求索,

從不彷徨!

以人類的名義,展開寬闊的胸膛

邁步!

學銜永遠,道路伊始!

我們是科學的精靈,我們是理想的靈光!

……


微信圖片_20190415160239_副本

鐘曉青博士與博促會小秘合影


1546513059(1)

1548312419(1)


分享到:
COPYRIGHT ? 版權歸屬 廣東博士科技有限公司 粵ICP備06005139號-1
欢乐球吃球外挂